獨特小說網免費提供在線閱讀她是我媽媽最新章節:第二章
獨特小說網
獨特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鄉村小說 網游小說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熱門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 校園小說 推理小說 總裁小說 同人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綜合其它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全本小說
好看小說 天才相師 留守少婦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婦 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億萬老婆 小姨多春 窩在山村 狼性村長 月影霜華 天才狂妃
獨特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她是我媽媽  作者:玄小佛 書號:11018  時間:2017-4-8  字數:12401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韓梅斜躺在上,目光呆滯。電鈴響,她遲疑了片刻才起身去。

  門開了,羅平臉色沮喪的站在門口。“…我能進來嗎?”

  韓梅輕輕點頭,把他入。

  羅平一**跌坐在沙發上,點了煙,重吐出煙,望了韓梅一眼,感慨的自語道:“找不到人發我的壞情緒,晃呀晃,車就開到你這兒來了。”

  韓梅靜坐的聽著。

  “我有一個從小相依為命的媽。活到這么大,連洗澡水都是她放好的。早上端漱口杯,牙刷上的牙膏,她都替我擠好了,這幾天我跟蹤她,發現這個媽…快變成別人的…我心里很不能平衡。”

  羅平看了韓梅一眼。“我的女朋友說我自私,你給我一點意見吧!”

  “怎么給法?我還來不及懂得母愛的時候,我母親就去世了。”韓梅慘淡的一笑。“人大概都是自私的吧!離婚的時候,我只想女兒跟著我,不會去想,他年紀那么大了,身邊比我更需要自己的骨。”

  “你為什么會嫁給那個年紀比你大那么多的人?”

  “姨媽作主把我嫁出去,收了一筆聘金,就這么簡單,那年我正在念高二。”

  “你不怨她?一個高二的學生,一下子嫁給一個歲數那么大的人。”

  “我得的已經夠多了,她收容我、養我!像我這種人,沒餓死、凍死,已經夠幸運了。”

  韓梅看了羅平,滄桑的臉上,泛起一股童真的笑容。

  “好可惜的是,我在學校年年領獎學金,連校長都舍不得我,說我考大學一定是系狀元。”

  羅平呆癡的望著韓梅,望得韓梅不自在的低下了頭。

  “我該學學你的襟,自己跟自己鬧情緒,實在不是件舒服的事。”

  電話鈴響,韓梅接了。她的臉上突綻出笑容,興奮的掛上電話。“羅平,對不起!我馬上要出去。”

  “車就停在樓下,我送你。”羅平捺熄煙站了起來。

  4yt

  董小同趴在桌邊吃蛋糕,頭也不抬的足極了。五歲,然而他卻比一般孩子更為活潑調皮。

  “好吃!爸!再來一客。”

  “這么沒禮貌,跟爸爸講話,連個請都不會說。”董明昌疼惜輕責的望了兒子一眼。

  惠珍疼愛的笑著,招服務生,指了指小同的蛋糕。“你沒跟那個女孩說錯地方吧?”

  突然進來了羅平和一個女人。

  惠珍輕輕挪開董明昌的手,神情尷尬、半天才回過神來。

  “對不起,我想和我媽談談。”

  惠珍整個腦海紛陳雜亂的跟羅平走到另一張桌子。

  羅平聲音冷漠極了:“第一次佩華拉住我,今天上午我看到你抱他兒子,差下午又見到了,他摟著你。”

  惠珍微微看了看兒子一眼,又把臉挪開,似鼓足了勇氣一樣。

  “他人不壞,我們認識一年了——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跟他——”惠珍吶吶地說。

  “媽,我們過去吧!不要讓人家等太久。”

  4yt

  莉奇的臥房凌亂,東西攤在化妝臺、上、地上。

  莉奇抹了抹眼角的淚,嘲諷的打開衣櫥。“這就是我的全部,你看清楚了嗎?一個樣樣不缺的好家庭,就是這堆衣服跟那堆化妝品。”

  韓梅輕輕關上衣櫥,遞了張化妝紙給莉奇,一邊說,一邊彎撿地上的衣服,語態輕柔:“你曉得聽完你的事情,我有什么感受嗎?我羨慕你!同樣是孤兒,卻生活在不同的環境。”

  韓梅走到化妝臺前,將化妝品一件件放好。

  “我是被上帝遺忘的人,你不知道你很幸運嗎?”

  莉奇坐在邊,拭眼角。“我有自卑感。”

  “我連去想自卑感這個東西的時間都沒有。”

  韓梅坐在另一邊,像個母親似的。“下次鬧情緒,不要拿辛苦賺錢買來的東西發脾氣。”

  莉奇頭靠在角,兩手環著雙腿抱著。

  “你沒有在心里嘲笑我撒了那么大的謊吧!”

  “如果不是為了替我介紹到育幼院工作,你可以不必告訴我這些,假如這叫撒謊的話,又算得了什么?”韓梅感激的臉,蒙上層哀怨。“我不也撒謊嗎!我女兒沒死之前,我表明過我的歷史嗎?”

  怨哀的表情,轉為輕微的喜悅。

  “明天我丈夫的一個好朋友帶我去見我丈夫,后天我女兒下葬,他負責讓我參加我女兒的葬禮。

  你曉得多巧嗎?我丈夫的好朋友,準備跟羅平的母親結婚。”

  靠著角的莉奇,好奇的跳起來。

  “什么呀!怎么又是一個故事,羅平沒爸爸呀?”

  韓梅自知失言,站了起來轉身預備離去。

  “喂!韓梅,你到底怎么認識羅平的?”

  韓梅停住,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你們院長肯用我,第一個月薪水我一定還羅平,我偷了他的錢。”

  4yt

  “正農,我話講在前面,明天琪琪下葬,你如果不讓韓梅參加,等會兒我就帶韓梅離開這里,這輩子,我不會再見你這個朋友。”

  正農冷漠的看董明昌一眼。“請你現在就帶她離開,我離入土的日子也不遠了,有沒有朋友對我都不重要。”說著把臉側開,大喊:“老金!送客!”

  董明昌大怒地沖上前,扭住正農衣襟。

  “你有沒有人!你再敢講個不,我今天兩條腿的跟你這個站不起來的拼了。”

  “董先生!”韓梅望著激動的明昌,失望的眼神里帶著感激。“謝謝你!不要為我傷了你們的感情,我先走了!”

  董明昌不可原諒的瞪著余正農,氣沖沖地跟了出去。

  4yt

  喝了口咖啡,董明昌嘆口氣,抱不平的。

  “這個怪老頭,你姨姑就為了那點聘金這樣斷送你!唉!我以為有辦法說動他,很抱歉。

  韓梅靜坐不語。

  “人總要有點自知之明,我到今天還不了解正農獨身一輩子,臨老了去娶個…”董明昌不再往下說,輕搖了搖頭。

  韓梅關切的望了望明昌。“董先生,羅平的母親跟你…”董明昌臉上出笑容。

  “她是個好女人,守兒子守了一輩子,我可不像正農,身上有個錢…”董明昌略不好意思,拍了拍韓梅的手。

  “別介意我的用詞,在我眼里,我一直當你是個小女孩。”

  “你們準備結婚?”

  董明昌又綻開笑容。“就是最近,羅平的媽,賢淑、溫柔,大家年齡也接近,話題能談得來,對小同也有愛心,就是羅平…”臉上的笑容頓消,略顯煩惱。“…我想找個機會跟羅平談談。”

  “需要我幫忙嗎?”

  “我自己去找他。告訴我,他該不會是你的男朋友吧?”

  韓梅有幾分羞澀的搖頭,神情中出淡淡的凄楚。

  “他是個好男孩,女朋友在報館寫專欄,我是個離過婚的人,女兒又死了。能茍延殘的活下去——我已經很足了。”

  4yt

  “你約我來有什么事?最好快點說,我還有事。”

  董明昌毫無怒意:“你還是像個孩子,擔心媽媽被搶走。”

  羅平毫不理會的,點了煙。

  “我結婚得晚,內人又去得早,小同才五歲,實在需要人照顧,況且,我跟你媽也合得來,小同又喜歡你媽。”

  羅平看也不看明昌,著煙,故作心不在焉的樣子。

  “你媽一直不敢對你開口,在她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她擔心你不能接受她再嫁。”

  董明昌和顏悅地,十分有耐心。

  “小同跟我一個個性,很好相處的,那天看到你,回家念個不停,問新媽媽跟大哥什么時候會搬進來!”

  羅平微愣了好一會兒。

  “我媽守了幾十年的寡,找個老伴也是應該的,我不會有意見,沒事我先走了!”說完,羅平站起來,朝對街那部二手貨的老爺車走去。

  4yt

  門是李惠珍開的,羅平站在門回。“…我剛剛見過他。”

  “如果…你不愿意,我…”

  羅平扶門框,聲音有些激動、不:“你有權利!”

  “不必考慮我——你們什么時候結婚——?”

  羅平冷酷的望了母親一眼,側開臉。

  “你們這種年齡,又都是再婚,總不會大擺酒席,到處發喜帖吧?”

  惠珍難堪又難過,無言以對。

  “不擺酒席,也有很多事要準備,我幫不上忙…我出去了!”

  尚未跨進門一步,羅平調頭又走了。留下李惠珍落寞、傷心、矛盾的站在那兒。

  4yt

  院長握著韓梅的手,慈祥地上下打量了她半天。

  “這里的工作,就是愛心跟耐心,我們分家庭制,五、六個小孩一個寢室,對保母,小孩一律喊媽媽,到了念書年齡,就送到附近的中小學去。”

  院長笑容慈祥地看了莉奇一眼,半帶責備:

  “考上大學的,育幼院里就繼續供應,莉奇學校離育幼院遠,她就找借口在外面租房子,不到禮拜六不回來!”

  莉奇撒嬌地:“院長,你介紹得夠詳細了啦,念中他們都在寢室等新媽媽。”

  院長又握住韓梅的手。“很多媽媽都待不久,希望你喜歡這些孩子。”

  “謝謝院長給我這份工作,——也希望我能讓孩子們喜歡。”

  孩子們依高矮秩序排成一排,韓梅疼愛地看著每一張臉。

  “這是你們的新媽媽!”

  孩子們齊聲叫道:“新媽媽好!”“念中,帶頭給新媽媽介紹呀!”

  念中搔搔腦門。“我叫念中,念國中一年級。”

  念心輕輕地,看了念中一眼。

  “我叫念心,念國小四年級,我是…”話到一半,念心咽下,推了推萍萍,輕聲地:“該你了。”

  “她是念中的妹妹。”

  念中不高興的瞪了萍萍一眼,似報復的說:“她叫萍萍,她爸爸每次都到這里來偷看她。”

  小強清了清喉嚨,筆直地站著。“哈-!”

  孩子們都笑了出來,莉奇拍了下小強的頭。

  “你干什么?搗什么蛋?”

  小強一本正經地說:“院長說有美國人要來領養小孩,我叫念中教我的,我如果會講英文,他們一定會要我的。”

  韓梅忍不住地笑了笑。

  “新媽媽,我叫小強,剛上一年級,我現在的興趣是學英文。”

  寶兒迫不及待的從隊伍中走到韓梅面前。

  “新媽媽,我是寶兒,我最小,還沒上學,但我最乖,從不搗蛋,你以后會最喜歡我!”

  韓梅突然對寶兒有股強烈的感覺,忍不住癌下身,貪婪地盯著寶兒。

  “你好漂亮哦!你是我們這里最漂亮的媽媽,寶兒也是這里最漂亮的小孩。”

  莉奇擰了把寶兒的臉。“小寶兒最善變了,新媽媽來了,果然把莉奇姊忘了吧!”

  “沒有啊!”寶兒又把臉轉向韓梅,笑嘻嘻地:“只是我更愛媽媽而已。”

  4yt

  小卡車工人搬東西上卡車。

  小同充興趣的看著羅干。羅平不耐煩,厭惡的走開,小同又跟上去。

  董明昌指揮工人搬東西。

  李惠珍目光一直不停地落在羅平身上。

  “爸爸說我要叫你哥哥。”

  小同又跟過去,童稚的臉上對羅平深具好奇與好感。

  “爸爸說你以后跟我們住在一起,我把太空戰士的圖片貼在你的房間,送給你的。”

  羅平偷望了眼正在望自己的惠珍。

  “不是蓋的,你好高哦!爸爸說,我每天一定要喝牛,將來才會長得跟哥哥一樣高。”

  小同又黏在羅平后面,神氣地對工人說:

  “他是我哥哥,比你高吧!”

  工人搬羅平的衣箱,羅平走過去一手搶過衣箱。明昌,惠珍都愣住了。

  羅平打開自己的車門,將衣箱扔進去。

  “羅平…”

  羅平未理會惠珍,表情復雜的望望她。

  “我另外有地方住,——我會跟你連絡。”羅平說完,轉身上車。

  惠珍趴到車前,眼里掛淚,哀求著:“別這樣,羅平,一定要叫媽媽難過嗎?”

  羅平望著惠珍,無言的發動引擎。

  4yt

  這是一間二十來坪的公寓,屋里陳設相當簡單,一看便知道主人是個個性豪不羈的人。

  “已經一個禮拜了,他說會跟我聯絡,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到報館去,他都不在!”

  李惠珍拭淚,神情相當的難過。

  “他最近請假,住在小方那兒,你難過沒用的,我跟小方勸他,都捱了他的罵。”

  “董明昌,昨大你去看我,你也見到了,他真的是個好人。”

  佩華拍了拍難過的惠珍,看了看表。

  “羅平快到了,當著面,你好好跟他談談!這件事的出現,對他來講太匆促了,母子之間,根本沒有時間徹底溝通,待會兒他來了…”

  門鈴響,羅平臉不耐煩的叼著煙站在門口。

  “那么急著找我干什么?你家著火了啦!”

  佩華強抑著怒火低聲音:“把你那張死臉收起來,這個天要下雨、媽要改嫁,菩薩也拉不住,你那張臭臉掛給誰看?”

  “少跟我提改嫁兩個字,小心我給你一個拳頭!”

  羅平把煙扔在地上,一手支在門框上,表情不平,聲音冷硬的:“你們女人可真善變,——我跟她相處二十七年,我是她兒子,她卻跟認識只一年多的陌生男人…”

  話未說完,他看到佩華身后的惠珍,微微一愣,隨即又裝出沒什么的樣子。

  “媽!”

  惠珍無措的望著羅平。

  “我本來——我是想請佩華跟你談,佩華說…她說…我當面跟你談比較好。”

  羅平瞪了站在旁邊的佩華。“你站這干什么!

  我跟我媽講話缺觀眾談不下去是不是?”

  佩華看到惠珍歉意又無權表示的神情,瞪了羅平一眼,不甘不愿地進臥房。

  羅平故作輕松的搔頭發,問惠珍:“搬到新環境還好吧?”

  “——我不曉得我做個平凡的人,有點平凡人的需要,會失去兒子。”

  惠珍平靜的抬起頭來,望著兒子。

  “——媽媽很寂寞,寂寞了二十七年,我一直在等你長大,我努力的做好一個守寡的女人,咬著牙,從二十一歲就念著,除了兒子,我心里不能有任何事。”

  羅平故意作出無所謂的樣子,心里卻有著感動。

  “——明昌待我很好,我在他身上得到二十七年來不曾有的快樂,不過…出來前,我跟明昌講好了,兒子跟他之間我選兒子,如果你態度還是那么硬,明昌答應我,離開他…不為難我。”

  “媽——”羅平顯得有些激動,他轉開臉,忖思片刻,才說:“我去小方那兒拿衣服。”

  4yt

  羅平搬進了董家,最開心的還是小同,他興奮異常上下左右充好奇的繞著羅平看。董明昌也伸出了熱情的手,誠懇地羅平。惠珍一掃平進出董家沉重寡郁的神情,每個人都對他好,每個人都像很他,然而羅平心里仍然覺得不是味道,尤其小同對著惠珍,左一聲媽、右一聲媽的叫著,叫得羅平心里五味雜陳,不對勁的。

  小同熱情的抱了一堆糖果,餅干,坐到羅平身邊,看看還差點距離,身子又挪過去,這才滿意的出稚氣的笑容。“我們幼稚園的小朋友都知道我有一個哥哥,長得比巨人還高,你去讓他們看一看好不好?”

  羅平懶得理會的出一個煙圈。

  小同雙眼大睜,從沙發上跳到羅平面前。

  “哇!你吐了一個大圓圈哩!你好厲害!”

  羅平繼續他吐霧的姿態,斜看了看小同。

  小同站在羅平面前,睜大眼。“哇!我好崇拜你哦!”說著,小同對著廚房,興奮的大叫:“媽媽!扮哥會吐大煙圈!媽媽!你快來看!”

  “媽媽在忙,等一下哦!”惠珍在廚房應著。

  羅平望著對廚房喊的小同,眉宇間又是明顯的醋意。

  4yt

  “喂!不要那一副怪氣的樣子嘛!走,我請你看電影,瞧你一臉憂郁,把我的母愛都勾引出來了。”

  羅平沒勁的搖搖頭打了下莉奇的腦袋。“謝啦!不必!”

  韓梅從屋里出來,手上拿著信封套,送到羅平面前。“昨天領了薪水——謝謝你。”

  羅平望著韓梅,看了看信封套,淡淡的笑了笑。“要不要出去走走?”

  4yt

  “你還不能習慣董先生和小同嗎?”

  羅平未答,臉上有點窘迫的笑笑。

  韓梅溫柔地,語調中帶著感慨:“我不敢再說董先生是好人,就怕把你氣跑了。”

  羅平淡淡的笑了笑。“他是個好人,小同也可愛,就是看到他們,我心里就別扭——算了,不要談了,我媽快樂就好。那個人問你好。”

  “誰?”

  “那個好人。”

  韓梅忍不住笑。“他知道你跟我見面?”

  “我跟誰見面他管得著嗎?”

  羅平揚起的聲音,又恢復正常:“他倒是疼你的,提起余正農那老頭就開罵,我媽像看悲劇小說似的,還掉眼淚呢!”

  韓梅輕啜了口咖啡,淡淡的笑笑。“都過去了,死掉一個女兒,現在我有五個孩子,五個可憐又需要我的孩子。”

  4yt

  羅平經過佩華的桌前,他敲了敲,佩華抬頭,看了羅平一眼,繼續低頭寫稿,聲音卻酸酸的:

  “幾天沒見你,是不是又窩到韓梅那兒去了?

  怎么樣,滋味不錯是不是?一個離了婚、又偷了你錢的女人,我還不知道你是個喜歡刺的男人呢!”

  羅平斜看著佩華,吊兒啷當的神情消失了,他看著四周的同事,強著的嗓門,卻仍較平高出一度:“有必要告訴你的,不用你四處打聽,我會讓你知道,難道你要我像個勤務兵,二十四小時報告行蹤?”

  “你心虛了是不是?”佩華仍是低著頭。“否則你可以坦的不需要那么大的嗓門。”

  “我是窩在韓梅那兒,剛才還從她那兒來。”

  羅平才跨出步又走回來,丟下一句話:“你那些口是心非的文章,下筆留點德,別騙死天下女人,呆頭呆腦的被你耍得團團轉。”

  “小方,下了班到我那兒喝啤酒,有事跟你商量。”佩華叫了叫坐前面的小方。

  小方無可奈何的聳聳肩。“好吧,我這個既無老婆,又沒女朋友好混的人,反正閑著就是供人差遣。”

  佩華一整天都是無情無緒的,她不是那種男朋友多認識一個女孩就緊張到坐立不安的女人,只是羅平這次太不尋常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人才走到家門口,就已經看到小方等在那兒了。

  “你可準時呀!”佩華關了門,一邊叨叨絮絮的講著羅平和他調查出的韓梅。

  “呵!如果真像你說的,羅平這小子可以送到情報局去訓練了。”

  “那個女人長得什么樣子?”佩華問。

  “實在沒印象了,月臺人那么多,好像…,瘦瘦小小,長得…,噯,記不得啦,當時我根本就沒注意,何況隔了那么長一段時間!”

  佩華飲了一口啤酒,望了望小方。“——我想見見那個叫韓梅的女人你覺得怎么樣!我感覺得出來羅平最近愈來愈…”

  “你十三點加二百五。”小方不以為然的將空啤酒罐一扔。“難怪羅平說你寫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我是羅平,遇到那種女孩,我也會出一臂之力,這種醋吃起來有味道是不!你毛病不輕呀!”

  小方站起來。“我不提供意見,到時候出問題,我這個肩膀呀,扛照相機差強人意,扛羅平那張罵人的狗嘴,嘿!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走了,謝謝你的啤酒-!”

  小方自己帶上門。佩華飲了一口啤酒,續跌入沉思。

  4yt

  萍萍無打采的坐在石階上。韓梅正要走過去,秀玲笑容面的已先走到萍萍面前。

  “萍萍,怎么回事呀你?看到媽媽一點笑容都沒有?”萍萍站起來,望了韓梅一眼。

  韓梅靠近秀玲,輕聲帶著微笑:“——我可以到旁邊跟你講幾句話嗎?”秀玲困疑的看了看萍萍,跟著韓梅到一邊。

  秀玲有些急慮地先開口:“韓老師,萍萍發生什么事嗎?”

  “…我想我是不該問,但是從我帶領這個家以來,萍萍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

  韓梅猶豫了片刻,望了望坐在石階的萍萍,再望秀玲。“——萍萍的爸爸…”韓梅的話沒有說完,林秀玲的臉已變了

  “韓老師,我知道你非常愛這些孩子,不過,有關萍萍的事,請韓老師不要手關心。”說完,一把拉起女兒,頭也不回的走了。

  韓梅卻似一下籠罩在愁緒中,望著萍萍那瘦小、頻頻回首,委屈含怨的面龐。

  “嗨!韓梅,在等誰呀?干嘛發呆站在那兒?”莉奇從屋里走了出來。

  韓梅淡淡笑笑。“我正要帶他們兩個出去。”

  韓梅才說完,卻看到羅平自遠而近兜一臉陽光的笑,走了過來。

  莉奇調侃道:“原來是在等心上人呀!”

  “韓梅,”羅平歪個腦袋,望了望莉奇。“假沒出去約會呀?”

  “約會?”莉奇嬌憨的叉著瞪羅平一眼,再看看韓梅。“向我示威呀?”

  羅平嘻笑著轉向韓梅,突然他的臉色有抹不敢置信的訝然,看著韓梅身后的女孩。“佩華?”

  佩華表情冷靜,望了望韓梅、莉奇,再望羅平,故顯風度的,勉強擠出一抹難看的笑。

  表情開朗的莉奇,變為疑惑。

  “羅平,這位小姐是…?”

  羅平尚未回答,董明昌又出現了。羅平、明昌互相驚訝,彼此顯得有點尷尬。

  “董先生!”韓梅低低的招呼一聲。明昌表情恢復正常,看了看佩華,再望韓梅,面笑容。

  “這么巧,都在這湊齊了,韓梅——”明昌看了看四周的人。“在這講話方便嗎?”

  “都是好朋友,沒關系的,董先生找我是…?”

  “正農…他希望你回去,他…”

  明昌話沒說完,羅平大聲反對:“韓梅是條狗嗎?不準!”

  所有人都愣住了,佩華醋意,莉奇惑,明昌不解的看羅平,韓梅發愣。

  韓梅望著明昌,兀愣不解。佩華冷靜地望羅平和韓梅。

  “媽媽!這個人是誰呀?”寶兒問。

  韓梅像蘇醒一樣,望向莉奇。“莉奇!麻煩你帶寶兒和小強離開一下…我有點事。”

  “韓梅!…我不會為那個怪老頭來勉強你。”董明昌說著望了望羅平的表情。“我只是替他帶話。他說他——活得很孤單,琪琪死了一段時間了,他身邊沒有人,年紀又大…”

  話沒說完,羅平大聲的打斷:“你不必帶話!

  他當他是誰呀?叫走就走!叫來就來!你傳話給他,便宜的事他都占盡了,將來能落個好死,已經是老天抬愛了!”

  董明昌微惑的望羅平,韓梅更是感激中帶著不解的望羅平。羅平猛一望佩華,表情有些不自在。

  佩華努力保持平靜。“你們談,我先走。”說完,轉身走了。羅平望了眼佩華的背影,再望著韓梅片刻,轉頭離去。

  韓梅兀自站著,好一會兒才轉向董明昌。“那個女孩是…?”

  “羅平的女朋友。”

  韓梅神情透出隱約的悵然,即刻,又恢復了正常。“…董先生,正農…”

  董明昌憐惜的望望韓梅,苦笑搖頭。“跟他幾十年老朋友了,又不想不把他的意思帶到。不過,我不鼓勵這件事。…韓梅,你自己想想清楚。”

  4yt

  萍萍面無笑容,惱悶的坐在秀玲簡陋的屋子里。

  秀玲著煙,表情透出不悅。“不要再跟媽媽吵這件事。”

  萍萍抬頭望著母親,倔強地說:“可是他真的是我爸爸。”

  秀玲不地大聲喝斤:“萍萍!媽媽再說最后一遍,你爸爸死了!你聽清楚,你爸爸死了!死了好幾年了!”

  萍萍大聲反駁:“他經常到育幼院來看我,他說他是爸爸!”

  “你要我揍你是不是!又不是三歲孩子,人家說是爸爸你就認定那個人是爸爸,你不要惹媽生氣,這件事不準再談了!”

  萍萍賭氣的坐在上,不看秀玲。秀玲又點了煙。了兩口,平靜、溫和地走到邊。“萍萍!媽媽不喜歡胡思想的孩子,乖乖在育幼院過段時間,等媽媽把一些事情處理完了,媽媽就把你接回來。”

  萍萍帶些不的疑問:“媽!為什么你送我到育幼院,到第二年才開始每個禮拜來接我?那一年你去哪里?”

  秀玲煩躁的說:“你要問幾次呀!以后禮拜天也別接你出來了-哩-嗦的!”

  電話鈴響,秀玲不耐煩的站起來。“喂!沒心情跟你扯啦!”看了萍萍一眼,皺眉。

  “請你搞清楚點,一個禮拜,就給我女兒一天,你拿金子砸我也辦不到,客人又怎么樣?叫他去死啦!”說完,用力將電話摔了出去。

  “媽!给你的電話——,男生還是女生——?”

  秀玲神色疲倦而不耐的喝斥:“你有完沒完?

  接個電話你也要問?”

  “誰是客人?為什么叫他去死?”萍萍又問。

  4yt

  佩華拿過羅平的煙,點了

  羅平皺皺眉一把把煙搶了過來。“哪筋傷到啦?”

  佩華又點了。“沒過,好玩!”

  “你看看你那德,上輩子一定是煙投胎的,什么樣子嘛!”

  “從大學開始,我好像就沒有一個動作你看是順眼的。”

  羅平用夾煙的手,指了指佩華。“做個吹求疵的女人,她的快樂就失去一半了!喂!這句話可是你自己在專欄里寫的,不要老打自己耳光好不好?”

  “我不會!也不要做這種女人。所以,今天要跟你好好談談。”

  “別浪費時間了,你要談什么我知道。韓梅,沒錯吧?”

  “韓梅快比你媽重要了,你現在又多了一個掛在心里的媽。”

  羅平突然站起來,煙一熄,往外走。

  “羅平!請你站住!”

  羅平不高興又不耐煩的回過頭。

  “我黎佩華在你羅平心里到底有沒有份量?”

  羅平轉過身,從口袋里掏出錢,往桌上一扔。

  “去買個秤,有沒有份量,你自己去量。”

  佩華一陣氣惱,恢復平靜,望著羅平。“你知道你愛上韓梅了嗎?”

  羅平只覺得好笑的懶得看佩華。“你近視眼還是瞎子?我是同情她,你口口聲聲寫什么人道精神,碰到韓梅這樣的女孩,引不起你一點同情是不是?我懶得跟你扯這些,我只說最后一遍,把你耳朵豎直,我是同情她。”

  佩華坐在疊椅上,聲音徐徐的,平靜的:“愛上一個人,有好多情況、因為寂寞可以愛上一個人,一見鐘情也可以瘋狂的愛上一個人。”說著斜看了羅平一眼。“從大學到報館,久生情,也算一種愛——這是最不刺的一種。”

  羅平顯得不耐。“喂!老兄!不要把你寫專欄的話搬來這邊,叫我做第一個讀者好不好?”

  “在你眼里我已經連女人基本的魅力都沒有了,連老兄都出來了。”佩華彈彈煙灰,角有抹澀笑。“你愛上韓梅了,同情也是一種愛,這是我今天要跟你講的話。”

  “你神經病,這是生活,不是你在寫專欄,少一本正經的自以為是心理分析專家。我要走了!你那些鬼道理,留給那些傻瓜讀者去看。”

  “傻瓜就是你自己,因為你愛上了別人,還不自知!”

  佩華拿起桌上的錢,走到羅平面前,將錢放進羅平口袋。“不用買秤了,幾斤幾兩的份量,我自己已經知道了。哪天你對韓梅沒興趣了,我也沒到滿意的男朋友,我們就重新來過。現在,我們各自發展吧!”

  佩華一寸寸的把門拉開,苦澀的笑了笑。“我不主張女人為愛情掉眼淚,不用擔心你走出這扇門,我會開罐啤酒,叼煙,躲在墻角偷哭。”

  羅平望著佩華,只是他此刻的心情和一分鐘前差異何止萬里!

  “走吧!我還要趕一篇專欄。”

  羅平未動,那顆腦袋突然變得又僵又麻,久久,他笑笑。“不要搞得那么戲劇化好不好?我被你糊涂了,你簡直…”

  羅平未說完,佩華一手拉著門,一手把羅平推了出去。“人生本來就是戲劇,我要趕稿,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說完,佩華將門關上,站在門邊沉思了許久,走到冰箱邊取了啤酒,飲了口,好像支持生活的整條支柱倒了,跪倒在地板上哭。
上一章   她是我媽媽   下一章 ( → )
沙灘上的月亮又是起風時踩在夕陽里天鵝與風箏云影攬輕虹芍藥鎖芙蓉扣給我你的手娃娃童話化身情婦
歡迎您對她是我媽媽發表您的評論,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創作動力。她是我媽媽最新章節第二章來源于網絡,為系統自動采集生成,若有侵權,請告之!獨特小說網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類似她是我媽媽的小說,就到獨特小說網。
五福彩票是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