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特小說網免費提供在線閱讀哥哥,你好壞!最新章節:第83章幸福是勇氣全文終
獨特小說網
獨特小說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鄉村小說 網游小說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熱門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 校園小說 推理小說 總裁小說 同人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綜合其它 經典名著 短篇文學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全本小說
好看小說 天才相師 留守少婦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婦 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億萬老婆 小姨多春 窩在山村 狼性村長 月影霜華 天才狂妃
獨特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哥哥,你好壞!  作者:熱奶茶 書號:49418  時間:2019-11-28  字數:8902 
上一章   第83章 幸福是勇氣(全文終)    下一章 ( 沒有了 )
  十八度酒吧,還沒有到營業的時間。

  空氣里飄著淡淡的花香。

  夏漁葉的睫纖長,眼珠如玻璃珠一樣的澄澈透明,她的笑容淡淡的,微笑地與她對視,聽說她是妹妹,抱來的時候,她也是起了名字的,叫安可兒,但是她更喜歡夏漁葉這個名字,就像她喜歡現在的生活一樣。

  "你叫什么名字?"安琪看著面前這個和她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人,眼珠有著失神的琥珀。那種與生俱來的熟悉感,好像她們已經認識了很久,只是關于她的記憶卻是一片空白。即使是長得如此驚人的相像,但她并沒有給她一種危險的迫感,相反的,反而有些喜歡她。她應該認識她嗎?還是人真的有前世和今生。

  "我叫夏漁葉,是佑澤洋的妹妹。"夏漁葉的呼吸很輕,燈光照在她的背影上,就像她童年時的陰影,只有角的笑容有著真實的幸福,想要就這樣一個人隱瞞那些灰色的記憶。

  安琪無聲嗤笑,慵懶地挑眉,立刻明白了她為什么來找她。什么都明白了,其實在看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自己鬧了一個怎樣的誤會,以前佑澤洋在舞臺上唱的那些歌,都是為她而唱的,她反而有些慶幸佑澤洋最后沒有選擇她,沒有讓她做一個替身。或許這就是雙胞胎之間的默契吧,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她就明白了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深夜的十八度酒吧。

  喧鬧的音樂聲,嘻笑聲,酒杯的碰撞聲。

  酒吧里燈光昏暗,依舊如過去一般熱鬧,每個位置都坐了人。森綠的燈光穿梭在每一個人身上,閃爍不止。

  原本那個專屬于佑澤洋的位置,此刻正坐著一個倨傲的男人,眼底沉黯孤獨。

  這個酒吧,人來人往,顧客一批換了一批,很多人都已經忘了十年前的那一幕,只聽說過曾經這里出現過一個俊美如天神的男人,他的氣息冷漠,高傲凌人。

  空氣中燃燒著孤獨寂寞的的酒氣,來這里的都是一些單身漢,希圖在這里尋找自己的快樂。樂對搖滾,舞臺上的女人衣著火辣,揚的歌聲飄在酒吧里,她的目光仿佛是一對可以穿透人的思想的精靈。她和她有著如此相似的面龐,但他清楚的知道,她叫安琪,并不是夏漁葉。

  風逸辰默默凝視著她,晃著手中的酒杯,僵硬地繃緊下頜,眼神漸漸暗淡下來。他故意跑到這里來,不想那么早回家,就是害怕那個家只剩下他一個人,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看到那張紙條她會有什么樣的反應,會離開他吧,還是會留下另一張紙條。

  心底的一弦繃緊,仿若有一種叫做宿命的東西,一碰就斷,風逸辰把酒杯中的伏特加一飲而盡,沒有加冰的伏特加,如火燒一般,但卻遠遠比不上他心底的害怕,從此她的人生再也與他無關。

  酒吧里很吵,安琪的聲音成嫵媚,還有一些沙啞,是和夏漁葉完全不同的聲線。寒冷漸漸將他的四肢凍僵,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她的離開,害怕回到一個人的世界時那種孤獨和絕望——

  旋轉的七彩球,在舞臺上方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刺眼無比,使他的視線越來越模糊。

  酒吧里的喧嘩聲一波接著一波,已經HING到了極點,風逸辰拎起椅子上的外套,搖晃著走出酒吧。

  風逸辰握緊方向盤,心底卻泛起一陣陣的冷意。

  終于到了別墅門口,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風逸辰望著別墅的大門,他的瞬間心繃緊,她還會在里面嗎?可是里面并沒有燈光,風逸辰黯然地望著整幢黑暗的別墅,默默地下車,拿出鑰匙,這幾個以來,他早已經習慣了每天下班之后,推掉所有的公務,立刻來到這里,習慣了洗衣做飯,習慣了有她的世界。

  門開了,房間一片黑暗,如他所想像的一樣冰冷,沒有夏漁葉的身影,風逸辰沒有開燈,只是一步步朝著房間走去,就讓他回到黑暗的世界,永遠生活在黑暗之中吧,她一定已經走了,回到了佑澤洋的身邊,她是那么地愛他。風逸辰的心底冰涼,沒有一點希望。

  靠近房間的時候,風逸辰的腳步突然停住,眼神晃了一下,臥室的門里竟然有一點點亮光,是他的幻覺嗎,風逸辰努力平靜自己的情緒,鎮定地打開臥室的房門,一盞溫暖的水晶臺燈,上,夏漁葉正拿著書在復習,還有一個多星期就要期末考試了。

  聽到開門的聲音,夏漁葉微笑地抬起頭,聞到他一身的酒氣,馬上就皺了眉頭,掀開被子,走下來扶住他,"你怎么那么晚回來,還喝酒了?"

  夏漁葉低聲念叨著,風逸辰的喉嚨仿佛被什么堵住,說不出話來,他深深地凝視著她,眼中有暗亮的光芒,"你怎么還沒睡?"

  "我在等你回來呀,本來以為你很快就會回來,結果一直等到現在。"夏漁葉嘟起嘴,雖是氣話但卻沒有半分埋怨的感覺,她昂起頭,視他:"風逸辰,你這個笨蛋,你就打算這樣丟下我嗎?不要我和寶寶了嗎?"

  風逸辰沒有說話,有種難以言訴的溫暖在血淌開來,當看到她依舊還在這里的時候,他的思緒就變得一片空白,一切顯得那么的不真實,幸福的有些不可思議。

  "如果我真的離開你了呢?你打算每天都酗酒度嗎?你不知道我愛的人一直都是你嗎,你說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會在騙我,可是你竟然偷偷想著要拋棄我,你難道不知道我和哥哥是表兄妹嗎,就算沒有血緣關系,我選擇的人也只有你!只有你而已!早上,當我看到你留下的紙條時,我是多么害怕,害怕你真的就不再回來了!"夏漁葉朝他低喊著,發著自己全部的情緒。她等了他一晚,他不應該有所解釋嗎?眼淚從眼角滑落,當她看到那封信的時候,她和他一樣的害怕,害怕他的離開。

  風逸辰伸出手,輕輕地撫摸她的臉,疼惜地拭去臉上的淚水,驚疑道:"你早上就看到了?…那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而且你今天不是去找安琪了嗎?"

  夏漁葉背過身,她沒有告訴他,她在賭,他會回來的。"我找安琪,是想親眼看看我的姐姐而已,只想告訴她哥哥曾經愛的人雖然不是沁晨,但以后會是。"

  風逸辰抱住她,努力克制著全身轟然奔騰的血,他想要這樣抱著她,想要永遠和她在一起。

  幸福…

  風逸辰用盡全身的力氣抱住她,"以后無論發生什么樣的事情,我都不會再離開你,就算你到到了另一個世界,我也會跟著離開!"

  夏漁葉用手蒙住他的嘴巴,緊張道,"不要說話。我幫你去放洗澡水,早點洗好睡覺吧。"夏漁葉轉身進了浴室。有一種奇異的幸福一同在他們的心底蔓延開來。

  臥室里,夏漁葉換了一件絲質透明的睡衣,斜躺在上,她查看了一些書集,懷孕的時候也可以有夫生活,她知道每次他都在忍得很辛苦。

  浴室的門終于打開了,風逸辰看向她:"你怎么還不睡覺,熬夜對孩子不好。"

  "我在等你。"夏漁葉含情脈脈地看著他,"明天,你可以晚一點去上班嗎?"

  夏漁葉臉上浮現一抹狡黠的笑容,站起來,在風逸辰還沒有明白過來的時候,抱住他,第一次主動吻住他的,風逸辰的身體有一些搖晃,接著抱住她,熱情地回應她的吻,夏漁葉的臉頰出現微微的紅暈,美得驚心動魄,完全沉浸在了甜蜜的親吻之中。

  一絲綿的呻-聲溢出,他深情地吻著,風逸辰的身體滾燙,就在她以為他有近一步行動的時候,他突然放開了她,"早點睡覺吧。"

  夏漁葉卻并沒有放開他的意思,這一次她不想再讓他為她忍著了。彌漫了霧氣的夜,有些浪漫,她正在用情動的目光一點點惑著他,夏漁葉的纖手觸碰在風逸辰的身體上,他顫抖了一下,風逸辰臉紅,羞怒,她只是這樣一個輕輕的碰觸就能讓他有這樣明顯的反應。

  看到她的主動和靠近,風逸辰終于抱住她,"這樣真的沒有關系嗎?孩子…?"

  夏漁葉點頭,風逸辰的吻比先前的更加的深,更加狂熱。

  輕輕地放倒在上,他的鼻腔內彌了屬于她的香氣,如的溫暖包裹著彼此,這輩子,他再也不會放開她。無論怎樣的情,他都很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了肚子里的孩子。

  早晨的陽光照在窗外白皚皚的大地上,晶瑩透明,似乎還有幾片雪花,綿地飛舞在空中,如醉的擁舞,昨晚真真切切地下了一場雪,雪籠罩了整個大地,一切美麗的就像童話中的世界。

  風逸辰睜開眼睛,看著睡在他身旁的夏漁葉,她是如此的寧靜美好,角還有一抹恬靜的笑容,風逸辰久久地凝視著她,眼睛里有潤的光芒,一直來他對她霸道,他就是不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她美麗的樣子,不希望失去她,她只是屬于他的。

  謝謝你,漁葉。始終沒有放棄我,沒有放開我的手。

  到了白天,雪花不大但一直都沒有停,沁晨今天可以出院了,佑澤洋這一星期,幾乎是每天公司醫院兩頭跑,連家都很少回去。

  "咚咚咚!"門口有人敲門,安琪拿著一束百合花,已經在外面站了很久。

  沁晨抬起頭,有些驚呀,但還是很,"琪姐。"

  "腳好了嗎?"安琪把花給她,"好像我來得有些晚了。"

  "不晚,謝謝你來看我。"沁晨的笑臉燦爛,佑澤洋拿過沁晨手中的百合花,安琪凝視他,"你們不恨我嗎?"

  沁晨看了佑澤洋一眼,笑道:"不恨,因為你,才讓我更有勇氣面對自己的感情,其實那一天,你并不打算要澤洋的命對不對?"

  安琪淡然一笑,沒想到她還聰明的,也好,至少看到他們終于在一起,她不會再有愧疚了,"那我走了。"

  "琪姐。"佑澤洋叫道,"我送你離開。"

  安琪回頭看了看他們,"不用了,我又不是不認識路,以后有空還可以來酒吧玩,你們倆個一起來。"

  佑澤洋點點頭,有時候他會感覺安琪和漁葉很像,有時候會覺得她們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無論如何,從現在開始她會學著愛沁晨,把過去的愛藏放在心里。

  *

  時鐘一刻不停地走著。

  已經過完年了,這是他們在一起之后,第一次一起過年,只是夏漁葉有些過意不去,一直占著伊如影的房子,不過每當看到伊如影和林如彤一起過來吃火鍋,她才不會太過意不去。后來才知道,風逸辰已經買下了伊如影的別墅。

  天空有些陰沉,馬上就要到清明了,夏漁葉的肚子已經明顯的隆起,站在墓地前,旁邊站著的是她最愛的人,每個月只要他有空,他就會陪她來這里。

  她是第二次來自己親生父母的墳墓,不能說沒有恨,聽到自己的父母因為錢而把自己賣了,她還是有很多的不理解,這樣的痛遠比知道自己是**犯的女兒多上百倍。但是她最后終于想明白了,她要感謝他們給了她的生命,讓她有了另一個愛她的媽媽,認識了辰和哥哥。

  夏漁葉把花放下,然后走向前方不遠處的墓地,看著那張睡夢中一直熟悉的笑臉,夏漁葉的心寧靜一片。

  "媽媽,我要結婚了,他就是風叔叔的兒子風逸辰,你認識他對吧。"夏漁葉對著墓碑上的照片道,照片上的佑玲才只有二十多歲,是她人生最燦爛最美好的時候,夏漁葉并沒有告訴她,自己不是她親生女兒的事,就讓這個美麗的謊言一直繼續下去吧。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永遠做她的女兒,是哥哥最親愛的妹妹,這是她人生的一筆財富。

  "媽媽,我是風逸辰,以后我會照顧好漁葉還有她肚子里的寶寶,過去我做錯了很多的事情,我會用以后的時間來彌補自己的過錯。"風逸辰也學著夏漁葉的樣子,說道。

  夏漁葉看了他一眼,"媽媽說不定還沒接受你呢,你就開始叫媽媽了?"

  "不管,總之以后我都會跟著你叫!現在我碰到佑澤洋都叫哥哥!"風逸辰炫耀道,好像是在講一件很得意的事情。然后繼續誠摯道:"媽媽,你就放心把漁葉教給我吧,我不會再讓她受一點的委屈。"

  夏漁葉握緊他的手,角有慵懶幸福的微笑,那笑容單純干凈的就像世間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樣簡單,"媽媽,你會接受辰的對不對。"

  陽光充沛的日子。

  紫郡山莊就像一個歐洲中世紀時,身穿貴族服的公主,高雅美麗地佇立在林**上。一百多英畝的綠化面積地。高聳入空的樟林樹,花朵嬌的玫瑰花,清水池。

  如同世界任何一個純潔神圣的婚禮一樣,就在這一天,夏漁葉和風逸辰的婚禮隆重地舉行,在機盎然的春天,場地就是在紫郡山莊的后花園,從來沒有對外公開過的別墅,如同少爺的身份一樣,充了神秘的氣息。

  一條長長的紅毯從花園直通弧形花環處的牧師臺前,陽光如水晶般透明,紅毯中央的花籃里放著盛開的白玫瑰。從早上開始湘姨就帶領著紫郡山莊的所有人開始忙碌,遠道而來的賓客們都在花園里等候著這場舉世矚目的婚禮,衣香鬢影,盛況空前。

  夏漁葉的房間,小憂幫夏漁葉化妝,沒想到小憂還學過專業的新娘化妝,她的理想職業就是開一家自己的新娘化妝店,只是因為家庭的特殊,這個愿望一直沒有辦法實現。粉的粉底擦在夏漁葉的臉上,妝容清干凈,她的睫很長,不需要用假睫,稍微刷了一點睫膏就可以了。

  淡紅的透明膏,如櫻花一樣的瓣,精致接近完美的面龐五官,白皙的皮膚,脖頸上是一串和她的結婚戒指配套的襄鉆項鏈,夏漁葉的婚紗是喬力揚定做的,比原來的那一套更加漂亮,雪白的婚紗仿佛一對透明的天使翅膀,她美得讓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顏色。

  佑澤洋和沁晨一起走進來,對她道以祝福,今天她終于要出嫁了,終究她還是沒有離開紫郡山莊,人生就是這樣的奇妙,這就是她的宿命和幸福。

  "漁葉,你今天好漂亮,是我看過的最漂亮的新娘。"沁晨羨慕道,興奮的好像今天結婚的人是她,雖然七個多月的身孕已經很明顯,但是在喬力揚的設計下,夏漁葉依舊美麗得驚人。美麗的鎖骨隱現,夏漁葉的笑容像被暖了的流年時光。

  "那你們也可以早點結婚,哦,對吧。"夏漁葉笑著看了看一旁的佑澤洋,沁晨臉羞紅,反而佑澤洋自然多了,"好啊,不如等漁葉的寶寶出生以后,我們也商量一下婚事,讓寶寶當我們的證婚人。"

  沁晨開心的笑著,佑澤洋攬住沁晨的肩,今天他們正是她的伴郎伴娘,"不過今天我們還不能結婚,我們結婚了,誰來當你們的伴郎伴娘。"佑澤洋開玩笑道。只有看著她幸福了,他才會對過去她為他犧牲一切少一點自責。

  正在他們快樂的交談之時,門口響起清脆的敲門聲,站在門口的女人正是半年不見的不方顏安,戴著一頂紅色的帽子,因為做化療她一般出門都會戴一頂帽子,久而久之帽子已經成了她必需的裝飾品。

  "顏顏。"夏漁葉不可置信地看著方顏安,她比過去更加美麗,臉色看起來也錯,"顏顏,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下飛機,看到你們要結婚的消息,我就趕來了,我想如果我不能參加你們的婚禮,我肯定會有遺憾,所以我就來了。"方顏安看到她行動不方便,便讓夏漁葉先坐下,"還是多坐一會吧,呆會有的你忙的。"

  再次看到方顏安真的是太高興了,她一直以為再也不能見到她了,看到她還很好,相信風逸辰的心事也終于放下了,雖然他沒有說,但是她一直都知道,他還在擔心著方顏安。

  "你還好嗎?"這應該是風逸辰一直想問卻沒有問的話吧。

  夏漁葉關心地看著方顏安,凝白的婚紗質地襯托著夏漁葉如玉的肌膚如脂般,透著一種無暇的美,輕透的紗裙貼著夏漁葉完美的身體曲線。

  "我已經簽下了手術合約,過兩天就可以動手術了,不管成不成功我都希望可以來親自祝福你們。"方顏安淡然地笑道,沒有痛苦和不愿,夏漁葉動容地看著她,再次被她折服,失去自己的***是下多大的勇氣。

  蔚藍的天空。

  家丁都穿著統的黑色小禮服,拿著盛放酒水的盤子,穿梭在賓客之間,賓客們打扮優雅,大多都是上社會的一些名門望族,風家的世,其余的都是夏漁葉的親朋好友。

  樂對在花簇前演奏著,拉奏出喜慶悅的旋律。

  風逸辰站在紅毯旁邊和所有人握手,不知道已經重復了同一個動作多少次,他們每一個人的話幾乎都一樣,可是風逸辰的笑容是那么的明顯,等了那么久,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音樂傳來神圣的婚禮進行曲,風逸辰屏息地凝視著主宅的方向,馬上夏漁葉就會從里走出來,她的周圍仿佛有無數柔和的光芒,風逸辰的嘴角有掩飾不住的笑容,花瓣飛舞,在琉璃般的光芒中飛揚,兩個可愛的花童站在夏漁葉身后,她挽著佑澤洋的手出來,所有賓客都驚怔住,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見識到她的美麗了,但今天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充幸福味道的陽光,風逸辰從佑澤洋的手中接過夏漁葉的手,從這一刻開始,她的名字前將加上他的姓。

  "辰。現在,我把漁葉就交給你了。"佑澤洋對風逸辰囑咐道,這半年風逸辰為夏漁葉所做的,他都看在眼里,希望漁葉永遠都會這樣幸福。

  "嗯。"風逸辰快樂地像一個孩子一般,在所有人的祝福聲中,他們一步一步走向牧師臺,白鴿飛起,婚禮響曲停止。周圍一片肅靜。

  今天來這里的人有很多,旁邊站著許多張熟悉的笑臉,那一對對笑逐顏開,幸福的戀人,空氣里飄著圣潔的味道,風逸辰和夏漁葉并肩而站,他們是這樣的相配。陽光中的風逸辰,黑色的西服,氣質尊貴,他執著地看著身旁的女人,如同看著身命中唯一的光點。

  終于,他們開始互相換戒指,風逸辰和所有新婚的新郎一樣,緊張,興奮,期待,羞澀,在那一刻都一一織在一起,局促地呈現在臉上。

  風逸辰吻住夏漁葉的,陽光璀璨奪目,大片的櫻花飛揚,畫面定格在了最唯美的一刻,這場婚禮宏大矚目,堪比任何一個皇室的婚禮,捧花被高高的拋向空中,所有人都對她微笑,伊如影,司天傲,伊如雪,伊馗,張芩,林如彤,喬力揚,沁晨,佑澤洋,小憂,柏桅…

  幸福的甜蜜的。

  風逸辰突然橫抱起她,寵溺地將她呵護在懷里,因為怕她累著,所以這場婚禮,新郎新娘的節目就到此為止,剩下的要靠他們的朋友來幫忙完成。

  夏漁葉微笑地看著他,角綻開大大的笑容,愛情,是自身的圓,我不再缺少些甚么了。

  你的心就是我的海角和天涯,我不能去得更遠。我們此生共赴天涯海角,不是游走半個地球,而是人間相伴。

  婚后的兩個星期,因為夏漁葉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不方便出去旅行,所以并沒有安排月旅行,夏漁葉剛剛上了胎教課回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聽著莫扎特的音樂,一邊看著書集,風逸辰已經去美國有五天了。

  前天是方顏安動手術的日子,他們都不放心她,與其這一生都無法忘記,還不如就讓辰去陪著她,這是方顏安最需要親人和朋友的時候。

  看著看著,夏漁葉就不知不覺睡了,湘姨正準備幫夏漁葉蓋上被子,突然看到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從門口走進來,湘姨驚喜道:"少爺,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噓——!不要吵醒她。"風逸辰小聲道,俊美的面容上有一點疲憊,但是看到那張溫暖的容顏時,風逸辰的眼神就溫柔起來,"給我吧。"

  風逸辰接過湘姨手中的綿毯,輕輕地蓋在夏漁葉的身上,然后去樓上洗一個澡,換了衣服終于舒服多了。

  陽臺上,風逸辰曬洗著衣服,突然有一個環抱擁住他,風逸辰輕笑:"睡醒了嗎?"

  "嗯。"夏漁葉點頭,"顏顏怎么樣,還好嗎?"

  "很好,這次的手術非常成功,而且那里還有一個律師正在追求她。"風逸辰把剩下的衣服掛好。回到這里之后,湘姨有好幾次都想拿他的衣服去洗,但都被他攔下了,不知不覺他已經喜歡上這樣簡單的生活,喜歡為自己所在乎的人而努力,而更好地生活。夏漁葉終于欣慰地笑了,她相信顏顏會真正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辰,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

  風逸辰回過身,看著她,問道:"什么事?"

  "其實,在爸爸住院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媽媽的第一次意外是誰設計的,然而那時候我只是想要隱瞞這個事實,卻不知道其實我已經愛上你了。"夏漁葉仰起臉,笑容燦爛地說。

  風逸辰怔住,原來那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難怪那天她看到那些真相的時候,可以那么平靜,"為什么沒有放棄我?我也傷害了你不是嗎?"

  "因為是你,因為你是風逸辰。一個從小就經常聽到我媽媽夸耀的男孩,一個從小就應該活在陽光里的男孩,一個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伸出雙手的男孩,卻又霸道地想要控制我的人生,殘忍地把我推入地獄男人,于是我便決定抱著他,這一生都將和他一起墮落。"夏漁葉的笑眼溫柔。她的笑容讓他感到無地自容,她那么善良。

  風逸辰突然一愣,"你媽媽以前夸耀過我?你怎么沒有跟我說過?"

  "媽媽以前經常夸耀你,夸耀你的次數比夸耀哥哥的次數還要多,在出事以前她一直跟我們說,以后我們要把你當做一家人,無論發生什么事,都要讓著你,只是這些如果是在以前告訴你,你會相信嗎?媽媽和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風逸辰微怔,凝視著她。是,他相信,過去有一個像漁葉一樣善良的女孩,就是這個女孩占有了爸爸的心。他的心中仿佛忽然有一樣東西慢慢化開,然后靜而無聲,今生他最大的財富就是娶到了夏漁葉。

  夕陽醺暖著她角的笑容,夏漁葉握緊風逸辰的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最浪漫的事。"

  "我會陪你一直走下去。"

  五十年后。

  紫郡山莊的林蔭上,金黃的楓樹林,楓葉隨風而落,兩個年邁的老人,手牽著手,步履蹣跚,鬢角還有歲月留下的白發和皺紋。他們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他屏息地看著她的每一個神情,還如過去一樣專注,他的目光柔和,她的笑容足。

  無論人生充了多少未知數,也許曾經缺少任何一個步驟,一件事,他們就不會走到一起,也許會愛上另一個人,但是當他們彼此對望的時候,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楚自己想的是什么,他(她)就是自己想要的全部。

  尾聲。

  著名的雜志社《人生》邀請他們一起參加周年慶,并講述這段曾經傳奇頌揚一時的愛情童話,金婚五十年,這期間他們彼此沒有傳過一次緋聞,雖然其中也有過吵鬧和淚水,但更多的是幸福的笑容。

  以后的時間,他們會和過去一樣,牽手一起走向明天,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幸福是勇氣的一種形式。

  一個人一生可以愛上很多的人,等你獲得真正屬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會明白一起的傷痛其實是一種財富,它讓你學會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愛的人。

  (大結局)
上一章   哥哥,你好壞!   下一章 ( 沒有了 )
獨寵嬌妻:神天王駕到:狼致命婚姻之毒高冷陰司獨寵犯上冷醫生,帝國烈愛:冷報告老公:申姐弟戀寶貝太惹火:21克摯愛:
歡迎您對哥哥,你好壞!發表您的評論,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創作動力。哥哥,你好壞!最新章節第83章幸福是勇氣全文終來源于網絡,為系統自動采集生成,若有侵權,請告之!獨特小說網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類似哥哥,你好壞!的小說,就到獨特小說網。
五福彩票是正规吗